大年三十的博客
    我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
频道栏目

查询

标题 作者

最新评论

最新图库
暂未添加该信息。

博客统计
  • 今日数:0
  • 文章数:2
  • 收藏数:0
  • 图片数:0
  • 评论数:7
  • 开设时间:2005-9-29
  • 更新时间:2006-10-7

  • 最新链接
    暂未添加该信息。





    大年三十主页 >> 文章 >> 乡情 >> 浏览信息《老屋》

    乡情 | 评论(0) | 阅读(340)
    访友脚印

    星期四    
     老屋


    screen.width-500)this.style.width=screen.width-500;"/>
    screen.width-500)this.style.width=screen.width-500;"/>
    昨晚做了一个梦,故乡的人、事、景,点点滴滴一一浮现,醒来便打了个电话回家,得知一切安好,而我的思绪也又一次回到千里之外的家乡。
    家乡虽然已经有了不少的钢筋水泥筑的房屋,自己也在城里有了房子,但还是那土木结构的老屋,让我久久不能忘怀。
    一九八零年代初期的一个清晨,人们还在沉睡之中,鸟儿还没有起床,宁静的村庄里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,紧接着,父亲端着香炉,带着全家大小从老屋里鱼贯而出,母亲拿着米缸,奶奶拿着锅碗,姐姐拿着箩筐,哥哥拿着铁铲,我拿着扫把,弟弟跑前跑后一个劲地放着鞭炮,新房子里的烛光映红了全家人的脸,就这样,我们搬出了老屋。
    那年我八岁,人生当中的最美好的童年是在老屋里度过的,老屋里留下了难忘的记忆。老屋里,我度过了两个时代,一个是以穷为美的、坚决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年代,一个是责任田承包到户,分田单干的年代。老屋是家庭的历史见证,也是两个时代的见证。
    老屋是大姐出生不久盖的,当时,太奶奶、爷爷、奶奶、父亲、母亲、五个姑妈住在四十多平方米的低矮房屋内,四十多平方米包括厨房、还要堆放全家人一年要用来煮饭的柴火、茅草,当第四代出生时,母亲便意识到应该增加住房面积,否则就住不下了。艰苦的岁月里增加住房绝对不是为了住得多宽敞或舒适,仅仅是为了能住得下而已。就这样,母亲便与父亲张罗在宗祠“三省堂”旁边盖了我所说的老屋。
    老屋盖起不久,太奶奶便走了。太奶奶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,也是母亲一生当中敬佩的为数不多的女人之一。太奶奶走了之后,父亲去了萍乡煤矿。奶奶是属猪的,是个有福气的女性,不用操心家里半点事情,因为属虎的母亲将整个家的担子挑了下来。母亲是童养媳,四岁时因为家庭没落,被外公八十个大洋卖给了爷爷,一个大地主家的千金就这样成了苦命人。母亲的能干是全村出了名的,她是一个文盲,但村里会计算帐也输给她。在母亲的精打细算之下,在那个困难的年代,虽然穿烂吃差,姐妹兄弟也都健康成长。
    集体农庄年代,六十岁之上的要退休,十六岁之下的不让出工,而奶奶已经过了六十,而姐妹兄弟几个都还未满十六岁,加上父亲上了煤矿,家里能出工的也就只有母亲一人,上工一天记十分工分,难以维持家用,因此家里经常超支。记得有一年过年,村里杀猪过春节,猪肉平均分配,但必须用工分来兑领,由于母亲的工分早就超支了,因此,全村其他人家的猪肉都已经领回家了,而属于我家的那块猪肉留在宗祠里祭典祖先。大年三十晚上,是母亲含着眼泪到劳动力多的堂伯父家借工分才换回那块肉,对于一个尚需要采摘野菜过日子的家庭来说,那一块肉是个什么概念?那简直就是玉皇大帝寿宴上的神肴仙味。
    后来政策不严了,家里便开始养几只鹅,小时候,我与哥哥的工作便是赶着鹅儿出去吃草,顺便在稻田拾稻穗。我最喜欢鹅蛋了,好大好大一个,虽然家里总舍不得吃而拿去街上换钱,但每次鹅下蛋过后,总是我第一个跑去拾起。我喜欢将鹅蛋拿在手里玩,每次也是在奶奶生怕打烂的吆喝声下才小心翼翼地放下。
    夏天里,也拿个小鱼网,到处网鱼。现在因农药、化肥污染、人为破坏的生机尽失的土地,在那时到处可见或大或小的鱼儿游来游去。外出网鱼是件快乐的事还必须,我们每次总能弄回来一些鱼,拿着小鱼回家,虽然全身是泥,但全家人总是笑呵呵的,尤其是奶奶,忙不颠地清洗、去鱼肠、在锅里焙干、然后用个瓦罐装起来。鱼干不是当次就全部吃掉,而是在平时炒菜时放才进去不多几条,一碗粗菜里有了鱼腥,那顿饭吃得香。吃饭时,我们总喜欢端着饭碗到处跑。老屋的后面有一颗大樟树,夏秋两季,家里蚊子多,每逢天黑吃晚饭时,村里的人们总喜欢端着饭碗到樟树底下,一边吃,一边吹着席席晚风。人们在树底下吃饭,总好看别人碗里吃什么菜,有时也交流交流,你给我一筷子青菜,我给你一筷子萝卜。如果碗里有鱼,出门时奶奶总教我将小鱼埋在饭底下,可每次饭碗总被伙伴们掏个底朝天。
    那个年代,生活很艰苦,家里很穷,可人与人之间没有距离,我们过得很开心。
    老屋自从我们搬出来之后,便再没有人进去住过,但每次回家,我总会到老屋里走走,看看。
    那个门槛还在,门槛上全是刀痕,那是小时候,我与哥哥练刀法的痕迹。小时候,兄弟俩总喜欢拿个小木头什么的,用刀砍、削,自己做着自己想要的小玩意。也因为这,兄弟也没少打过架,记得那时候打架,是拼硬功夫,也就是我站着不动,让哥哥打一下,然后哥哥站着不动,让我打一下,每次,我们总使出全身的劲往对方身上招呼。现在想起来,那时候认为是“英雄”的想法,实在很傻宝。
    厨房已经倒塌了,之后便在厨房的位置栽上了一颗葡萄,每年,葡萄熟的季节,还引来村里小家伙们翻墙爬院。
    楼上已经空荡荡了,每次上去,小时候捉迷藏的身形便眼前浮现。
    大厅墙上,还有当年我们兄弟小时候画上去的圈圈叉叉。大厅中央,挂着的是毛主席的像,多少年了,依然清晰,毛主席像旁边,贴着我们兄弟几人的生辰八字,毛主席像下面,是老屋的香炉,每逢年过节,母亲依然到老屋的香炉里烧上一柱香。
    故乡的老屋,总让人难忘,今天,我住在深圳的鸽子笼里面,心里却时常想起那故乡的老屋。

    大年三十 发表于:2006-8-17 12:48:01